上饶新闻 首页> 新闻 > 上饶新闻 > 社会民生 > 正文

凤凰山

2020-09-12 09:58:30来 源:上饶日报      评论:0点击:
  姜盛武

  团双公路西侧,团林乡与双港镇南北交界处,有一座看似不起眼之山,名曰凤凰山。凤凰山方圆约二里,高不足百米,东瞰青山湖,西临南珠湖,山上有一古寺,名曰凤凰山寺。解放初期,邻村蛮民,夜杀寺院主持,寺院香火日渐不继,遂而荒废。儿时放牛至此,仍见寺院山门,断壁残墙。时至今日,古寺遗迹仍斑斑可见。只可惜,山上原数人合抱之木,毁于大跃进炼钢铁之时。凤凰山今已草盛树稀,与周围荒山野岭无异。吾村古稀老人忆曰:昔日凤凰山,四维丘陵连绵叠翠,山中古木参天,秀竹郁郁。炎炎夏日,大汗淋漓之人,进入山中林间,暑气顿消,透体清凉;林间百鸟啼啭,石径蜿蜒通幽;夏秋花果飘香,秋冬山泉浅唱;山寺掩映于绿擎之中,庙宇飞檐朱壁,古色古香。山僧晨钟暮鼓,诵经萦耳,钟声悠扬。香客络绎不绝,轻烟袅袅……

  相传,古时有一富贾,专事贩卖石灰,素爱散财行善。彼年,载一船石灰,挂帆过鄱湖。船行湖中,突遇大风,乌云狰狞,恶浪狂舞,四水茫茫,船身颠簸欲沉。正绝望之际,湖中突现一山,山顶一凤鸟,急振翅飞来,双足钩桅杆,拽于山脚背风处,富贾急令人抛锚,于山岸避风。狂风过后,富贾脱险,正欲登岸拜仙山神鸟,不想湖中此山急速下沉。富贾急中生智,抓起一把石灰,撒于欲沉之山顶,以便作记。富贾再颔首,见凤鸟绕船三匝,高鸣三声,扇动巨翅,翩然飞去。后富贾回乡,念念不忘仙山神鸟相救之事,遂打点行囊,绕鄱湖遍访此仙山。数年后,富贾寻访至鄱湖南岸,登上一山之顶,惊异山顶凸有白岩一具,其喜出望外,辄认此山为往日救命之仙山。富贾感遇凤鸟相救,故名凤凰山。富贾观此山,坐北朝南,前有照,后有靠,呈太师椅状,喜此山乃福地也,遂生出家之念,便倾家资,于此山建凤凰寺,诵经念佛,行善至终。

  又传,至正廿三年(1363年)四月,陈友谅兵围洪都,七月初六,朱元璋率兵来救。陈闻之,撤军回迎,巨舰联结布阵,扎康郎山。朱分兵锁湖口,欲关门打狗败陈军,遂于鄱湖东南岸,自银宝湖至饶州城,沿各湖汊口扎九寨。因珠湖为天然水军屯兵之处,朱将主力扎珠湖乌金汊,与马氏娘娘择凤凰寺而居。凤凰山景幽林深,可避秋老虎之酷热;且凤凰山距饶州城、乌金汊水寨,均不过卅里,民情军情易知;再则朱少时曾出家为僧,或为怀旧亦然。时朱军帅旗,插于距凤凰山西北,不足二里之高坡,今此处曰旗杆山。吾乡尚有民谣云:凤凰山下插旗杆,凤凰山寺住龙凤,朱洪武,马娘娘,大战鄱湖十八年。(注:朱元璋与陈友谅大战鄱阳湖十八年是民间误传,实际只有近两月。)朱陈大战鄱阳湖,自七月廿日,两军遭遇康郎山激战,至八月廿六日朱胜陈败,前后历时卅七日,凤凰山寺既为军事指挥中心,又为朱与马娘娘之行宫,其功非俗也。后朱称帝,曾赐凤凰山寺一宝,圆似球,如人首,悬于正殿梁下,百十人仰而视之,只见自面,不见他容,名曰水晶珠,乡人俗称“万人头”,破四旧之年代,此镇寺之宝,不知散佚于民间何处,今吾村耄耋之佬,少时于凤凰山寺拜佛,均曾见也。

  凤凰山本为团林姜氏之宗山(今已二分为姜、夏两村)。明初,先祖仕阑、茂阑二公,自县城北隅东流水桥,迁居团林。仕阑公迁藕塘村;茂阑公迁凤凰山脚下,傍南珠湖之尾,雁荡洲汊之北而居,为七甲姜村;后仕阑公之孙乾新公,自藕塘亦迁居凤凰山脚下,与七甲前后而居,为四甲姜村;后茂阑公曾孙坎栗公,自四甲姜村迁雁荡洲汊之南而居,为十甲姜村。由此四甲、七甲、十甲三村,呈鼎足之形,居于凤凰山西南,亦合称凤凰山姜家(氏)。团林姜氏是一家,由是家谱亦统称《林鳯姜氏宗谱》。六百年来,凤凰山姜氏子孙在此繁衍生息,至今已成为团林一大望族。

 


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[www.srxww.com]
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[www.srxww.com]

相关阅读:

上饶日报社简介 | 关于我们 |    新闻热线:0793-8224621 投稿:srnews@163.com 业务合作:0793-8224921 举报电话:0793-8224621

上饶日报社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.备案/许可证号:赣ICP备09014908号-1.

赣公网安备 36110202000222号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6120190001